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九州采风 > 域外传真
高级搜索
“占领华尔街”:美国社会深层矛盾露出端倪
来源:    时间:2014-05-05 12:07:38

           一个多月来,“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从纽约迅速蔓延至全美多个城市,来自不同政治派别和阶级背景的示威者们喊出了五花八门的抗议口号。活动的核心诉求是抗议华尔街大金融机构贪婪无度、缺乏自律,他们敦促这些机构为危机负责,并要求政府加强对金融机构的监管。抗议者们称:“1%的贪腐者令99%的美国人感到痛苦。”
  反映出美国金融监管法案仍有改革空间
  这场至今仍在发展中的运动首先说明民众对美国金融体制的积弊依然不满,反映出美国金融监管法案仍有改革的空间。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政府不能眼看着美国金融大厦坍塌,因此,布什政府通过了7000亿美元的救市方案,这其实是用纳税人的钱去救济华尔街金融机构。但尽管美国政府投入巨资,并采取了多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但美国经济增长依然缓慢,失业率居高不下,公众消费意愿持续低迷。目前,因为美国金融系统的过错而造成的损失,实际上正在由社会均摊,收益却再次进入私人腰包。长此以往,美国社会的公正性将受到严重质疑。
  奥巴马在竞选总统时就表示要惩罚华尔街,通过立法加强对金融市场的监管,而这也是美国普通民众的共同心声。然而,华尔街在金融危机爆发后竭力游说国会,试图扼杀所有金融监管方面努力。2010年7月21日,奥巴马签署了名为《2010年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又名《多德-弗兰克法案》)的金融监管法案,内容涉及高管薪酬、风险交易、金融衍生品、消费信贷规则等,重点是设立一个新的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还计划成立一个消费者保护机构即消费者金融保护署,保护消费者免受住房抵押贷款以及因滥用信用卡等失当金融行为造成的伤害。然而,在议员和银行界多方博弈、民主党和共和党议员之间的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最终通过的法案已较原先草拟的法案宽松了许多。在共和党的影响下,法案更多考虑的是如何发现和解决危机,而不是从根本上阻止危机的发生。很多可能导致金融危机的问题依然存在。此外,金融稳定监督委员会的表现也令民众十分不满。
  是美国社会矛盾加剧的结果
  贫困人口增加。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9月公布的数字,2010年美国贫困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为15.1%(2009年为14.3%,2008年为13.2%),从比例来看,这是1983年以来的最高点,与1993年持平。从人口数字来看,生活在贫困线下的美国人口数量连续4年来持续增长,2010年达到4620万(2009年为4360万人,2008年为3980万人),是52年来的最高值。美国政府每年都根据年通货膨胀率更新贫困线标准,2010年的标准是一个四口之家的年收入为22314美元,单身者为11139美元。2011年,只有四分之一的美国人认为自己的下一代会比自己这一代生活得好。
  贫富差距拉大。据统计,美国1%的最富有家庭占全民财富的百分比从2007年的34.1%跃升到2009年的37.1%。在经济危机中,这些家庭财富净损失相对较小,降幅约为15.4%,而家庭财富的中位值同期却从10.25万美元陡降至6.54万美元,下降幅度为36.2%。
  工资性收入占财富分配比例下降。在过去的30多年中,美国人的工资性收入占财富分配比重逐渐下降的趋势并没有得到扭转,而自经济危机爆发以来,失业率一直居高不下,从2008年12月的5.8%猛增到2009年1月的8.5%,此后一直徘徊在9%。而且,失业率几乎没有随着近期经济复苏而降低。
  总之,美国社会中弥漫着挫折、沮丧和无奈,“占领华尔街”运动正好给社会提供了一个宣泄的方式。由于抗议者要求在改革中增加针对富人和公司的税收、结束公司高层管理人员的高福利、支持工会组织、增强对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障制度的保护,使这次运动带上了明显的左翼色彩。
  两党态度截然相反
  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的抗议运动刺激了美国的各派政治人物,但民主、共和两党对这一运动的态度有明显的差别。民主党方面,许多官员都或含蓄或直白地对“占领华尔街”的动机表示理解或同情。奥巴马总统也表示自己听到了民众的诉求,称“美国民众经历了‘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全国各地、各行各业都遭受重大损失,但至今金融行业仍充斥着不负责任的行为,这些抗议运动表达了美国人民对金融系统的不满”。奥巴马借机将矛头指向共和党人,指责国会中的共和党人在过去一年中一直阻挠金融监管改革法案的实施。一些民主党分析家认为,这场左翼抗议运动可能成为对右翼茶党运动的平衡。
  共和党方面态度则截然相反,众议院多数党领袖埃里克·坎托公开指责“占领华尔街”者是“破坏公共秩序的暴徒”。以共和党身份当选为纽约市长的布隆伯格表示,示威者既然打着“要求就业”的标语,就该去做工而非整天待在祖科蒂公园,示威是“把矛头对错了目标”。共和党总统竞选人之一罗姆尼认为这一运动“很危险”,是“阶级斗争”。
  其实,“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矛头既指向华尔街和共和党,也针对现任的奥巴马政府。一些运动的组织者表示,他们并不想同任何政党合作。正因如此,尽管以奥巴马为代表的许多民主党政治家对运动表示出了“同情”,但他们同时也对示威持谨慎态度,因为,对运动的认同虽然可以巩固奥巴马的支持阵营,但也会使民主党政治家们因此而疏远占人口多数的中间选民,而获得这部分人的支持是赢得大选的关键。
  会对政府政策产生影响
  这次规模庞大的抗议运动最终会对美国政府政策产生影响。比如,它会对奥巴马政府的金融监管改革法案的实施产生促进作用,增强奥巴马对年收入100万美元以上者征收额外税收以资助就业计划的决心。它还会唤起政府对以下一些问题的关注:收入不平等、公司责任、失业问题、环保问题和教育问题等,促使政府决策者在诸如投资教育和基础设施、创造就业、鼓励创新等方面做出一定的改革。当然,最令抗议者期待的是,未来大财团对美国经济的控制将逐渐被削弱,华尔街的势力将不再像现在这样强大,大财团对媒体、立法等方面的影响力也受到抑制。但这个目标似乎过于遥远。
  在抗议者前进的道路上,目前正横亘着两大障碍。首先,运动面临冬季恶劣天气的挑战。为此,有些活动组织者成立了专门的“越冬委员会”,为在寒冷的冬季进行长期抗争做各种准备。但更为困难的是,示威者虽然声称他们代表99%的美国民众,却可能找不出绝大多数人一致同意的救助方案。许多美国人并不认同带有“大政府”和福利国家倾向的救治药方。在当前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美国中产阶级大部分对示威者虽然抱有同情,但认同其理念和做法者仍属少数。人们担心,制定新的金融交易税法或其他规定在短期内可能不利于经济发展,甚至有许多人担心激进的政府政策会推迟美国经济的复苏。因此,随着普通民众对这股热潮的兴趣逐渐降温,这场运动能持续多久还难以预料。
  在这场抗议运动中,美国国内的许多深层次社会矛盾已经露出端倪。因此,无论运动的结果如何,它已唤起美国社会对政治分裂、贫富差距、两极分化等社会问题的关注。